光龍讀物

超棒的玄幻小說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唐的文化入侵

Gaye Princess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小說推薦從神探李元芳開始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 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 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 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苍云游龙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 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 改年号为嗣圣, 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 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 新罗都做得很规矩, 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 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 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 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 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金智照身穿白服,留有长发,珠彩饰之,漫步行于新罗王宫中。
一路所见,无论是命妇贵女,还是宫人卑女,装扮都与自己不尽相同,倒是挺眼熟。
当然眼熟,那是唐人的衣服,唐人的饰物。
金智照回宫的时间不长,更没有以公主身份露面,这些命妇显然是不认得她的,远远打量过来,见她穿着新罗古服,眼神里就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来,仿佛在看一个来自边村的土包子。
从律法来说,这还不算错,因为早在贞观二十二年,金春秋亲自入唐乞援,就引进唐朝官服作为新罗官服,后来命妇女也穿唐服,“衣冠同于中国”。
后来到李治登基,为了让大唐出兵,新罗自己的年号都停掉了,开始奉大唐正朔,行永徽年号,直至今日。
所以大唐李弘登基,改年号为嗣圣,新罗的年号也得改为嗣圣,对外更是要称“有唐新罗国”。
在这些方面,新罗都做得很规矩,俨然是孝子风范。
但或许是因为孝子这个人设,在唐那边就不太对劲,新罗的孝顺也变得不对劲起来,阳奉阴违,不断侵占百济旧地。
金智照回归的途中,经过熊津都督府,发现那里的百济遗民大部分还是敌视唐国的,在新罗的教唆下多有反抗,叛乱连连,唐国官员焦头烂额,有些地方甚至


Copyright © 2022 光龍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