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龍讀物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末日從噩夢開始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章 村長回來了相伴

Gaye Princess

末日從噩夢開始
小說推薦末日從噩夢開始末日从噩梦开始
还有好几个墨绿色的行军帐篷。
电力和通讯也早在数月之间就修缮完备,这地方,说是一个基地都不夸张。
“好了,规矩和注意事项大家都清楚了吗?”台上,一个资深专家开口说道。
下面,三十多个新晋和候补专家都是齐声回道:“清楚了!”
“那好,到各自宿舍里入梦,五分钟后门口集合,进入贵门村。”
“是!”
众多新晋和候补专家都很兴奋。
他们都是从潜龙市众多的候选者当中挑选出的佼佼者,在他们的圈子里,早就流传着一句话。
看是不是专家中的精英,就看能不能有机会去贵门村进行历练。
能去的,才会是被上面重视的人才。
所以此刻他们心中只有期待和自豪感。
当然也有人紧张。
毕竟贵门村距离潜龙市很近,这里发生的一些恐怖事件,多多少少也传出去一些,经过一些人的添油加醋,难免会把这地方说的诡异非常。
如果是没来过的人,在经受那么多谣言洗礼之后,总会对这个神秘的地方产生他们自己的一些遐想。
有人紧张,就必然有人不以为然。
而且不以为然的,大有人在。
这三十多人便是怀着各种心情,入梦集合,随后跟着三位资深专家踏入贵门村地界。
小妖火火 小说
就在他们走了没多久,林默驱车到了。
他来贵门村就是单纯的回来和老朋友叙叙旧,顺便看看他那个便宜的干儿子,如果可以,他要把那个鬼婴带走。
原因很简单,经历过之前的一些事情,林默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研究纸人之术只是他提升自身实力的方法之一。
之后,他还要补全他自己黄皮纸上的诅咒序列。
只不过光这些还不够。
外力也需要加强。
小雨正在进行第四次蜕变,醒来之后,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而且这次林默把月姐也给拐了出来,如果可以,林默希望再多拐她一段时间。
不过月姐很有性格,不是太听话。
要说到听话,当然是小孩子最听话了。
所以林默就想到了贵门村里那个鬼婴,当时自己认了当干儿子,现在干爹需要帮手,当干儿子的当然得出出力。
于是林默就来了。
结果发现,原本的岗哨,居然变成了驻地,和一个正轨基地也没差多少。
不过驻守在这里的三个资深专家带队入村历练,只留了几个普通工作人员,他们不知道林默的底细,不过有总局的证件,也不敢阻拦。
“你是说,贵门村现在成了历练之地?”林默目瞪口呆。
那边工作人员点头。
“这不是胡闹吗?”林默眉头一皱。
也不知道是谁出的这个馊主意。
贵门村能安然无恙,那是因为自己和张氏她们商量好了,而且村民也不想出来,所以这才相安无事。
可这并不能说,贵门村内的村名就好说话。
那可是一村子的鬼。
带着怨念,恶意和憎恨,这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闹出大事情。
当然林默也清楚,即便是总局这边做的有些过分,村民们也不会真的乱来,但发生一点小冲突还是有可能的。
林默怕的是,小冲突,变成大冲突,如果再有一些不知深浅的人煽风点火,惹怒了其他村民没关系,一旦惹怒张氏,那问题就大了。
不过这些也都是林默的极限想象。
他也知道,他担心的这些,只是极端情况下才会出现的。
而且这边已经不是头一次派人进去历练,之前也没出什么事,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总局的专家组也是懂规矩的,没有触犯村民的禁忌。
“得了,我还是先办我的事吧,大不了,有机会和谢教授还有局长说说,让他们约束一下下面的人。”
林默想到这里,也是找了一个地方入梦。
很快,穿过雾气,到了贵门村的村口。
许久没来,再次看到村口那歪脖子大树,看到木桥流水和远处屋舍的轮廓,林默是生出了一些感慨。
最细算算,上一次来还是大半年前,
“也不知道,大家想我了没有。”
正在自我陶醉,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厉惨叫。
血脈
“啊!”
“这,这是人皮。”
噗通一声。
“啊,小李被鬼拖下河了,快救人。”
接着,就是乱糟糟一片。
林默听到之后一愣。
想起来了,应该是之前进来历练的人。
听声音,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有人落水了?还是被鬼拖下去的?按道理不应该啊,林默还是决定过去看看,别真出什么事来。
于是他快走几步,
前面一条小河旁,站着一大群人,看样子应该是进来历练的新晋和候补专家,他们当中有人抚着胸口,有人紧张的在河边打捞,也不知道在捞什么。
仔细观察,可以看到河边一个大的青石旁边,摆放着一个木盆,里面似乎有洗好的衣服。
但再看,那哪儿是什么衣服,而是一张一张可怖的人皮。
不过林默看到这人皮,反倒是想起来曾经在河边洗衣服的那位农家大婶。
有人察觉到林默。
“你是谁?”
“鬼鬼祟祟的,先抓起来,说不定这家伙和刚才那个鬼是一伙儿的。”
几个人喊道。
林默问他们是不是候补专家。
“你怎么知道?”
那几个人一愣。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过来一个人,看清林默之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林专家,你怎么来了?”
当下跑过来握手。
林默一看,也眼熟,好像和自己是同一期参加集训的,这会儿也应该混成资深专家了。
对方好像姓吴。
具体叫啥林默忘了,就记得对方嘴巴比较大,还是龅牙,所以当时都叫他吴大牙。
仔细一问,对方还真的是带队的资深专家之一。
因为还有另外两个资深专家,这会儿吴大牙也是赶紧介绍。
旁边的学员听的迷糊,但也有反应快的。
“林专家,林默,我想起来了,是他……”
林默在总局,那绝对是一个名人。
主要是他处置的诡异事件太多了,而且他两次得到总局嘉奖那也是少有人能达到的功绩,据说在总局设立的学院的走廊墙上,还挂着林默的照片和介绍。
“这位林专家,和照片上的,不太像啊。”一个女学员嘀咕了一声。
“怎么不像,我现在看,越看越像。”
“还真是。”
且不说这些叽叽喳喳的学员,林默从吴大牙他们那里问了问,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他们这一行人刚刚入村,就看到一个大婶在河边洗衣服。
新学员不清楚,但吴大牙这些资深专家却是明白,这大婶是贵门村中的一个鬼村民。
正好,先从这里练练学员的胆量。
于是就安排一个叫小李的学员过去问路。
只是谁也没想到,小李也不知道和那鬼大婶说了什么,居然是把对方给惹怒了,鬼大婶一下生气了,跳进水里,把小李也拖了进去。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林默也听明白了。
他走到河边看了看,笑了,然后拍了拍水面。
“刘寡妇,你蹲河里面干嘛呢?”
刚说完,就见水面哗啦一下,刘寡妇从水里露出个脑袋,看着林默,有些惊奇。
“村长,你回来了?”
“恩,正好路过,所以回来看看。”林默一看,果然是喜欢洗人皮的刘寡妇。
对方手里抓着一个人,这会儿也不管了,直接甩上了岸,不出意外,是刚才‘出言不逊’的小李。
这会儿小李已经是吓麻了。
不光是灌了个水饱,整个人都有点神志不清。
好在刘寡妇只是略作惩戒,并没有害死小李,如果刘寡妇动了杀心,这小李早就死了。
林默当然不会和刘寡妇追究这件事。
既然是历练,那练好练坏都看这些学员自己的造化,谁让你没事干招惹刘寡妇,不招惹刘寡妇,人家也不会拖你下水。
这会儿,谁还在意什么小李啊。
刘寡妇抱着盆儿,欢天喜地的往村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村长回来了,大家快出来,村长回来了。”
声音尖锐,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后面吴大牙等人也都是一脸懵逼。
林默是贵门村村长这件事儿,他们显然是不知情的。
“走,跟进去看看。”
吴大牙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多少能让学员们长长见识,于是带着三十多个学员一起走进了贵门村。
“咦,老吴,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一个资深专家开口说道:“这贵门村,咱们以前也经常来,怎么这次感觉不一样了。”
之前他们来的时候,贵门村安安静静的,偶尔能遇到一些恐怖的村民,但大部分都懒得搭理他们这些外来者。
所以村民们,该干啥干啥,整个村子,也大部分时间是处在安静当中。
就像是一滩静水,平平稳稳,没有波动。
可是这一次进村,那情况和之前就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是静水,现在是沸水。
原本安静的贵门村,在这一刻彻底热闹了起来。当然这个热闹只是在林默眼里是这样,在吴大牙他们眼睛里,那就是恐怖了。
极度的恐怖。
一个个恐怖的厉鬼村民从屋舍里走出来。
有的,是从井里爬出来的,有的是从树上下来的。
那边的怨气冲天,这边的满脸恶毒,还有断胳膊断腿的,吊死鬼,淹死鬼,饿死鬼,乱七八糟的。
最吓人的是一个上半身支离破碎,仿佛一个巨大树冠一样的鬼,那身体破裂成了一个一个肉块,一根根的血管串联这些支离破碎的肢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茂盛的大树。
能被总局选进来的,那都算是胆子大的,而且有潜质的精锐学员。
可现在贵门村这架势,精锐学员也扛不住。
有一半学员腿都软了,还有一半,这会儿想走。
可这会儿想走也难。
后面也是各色村民,把路已经彻底堵死,这当中一群小鬼geigeigei的怪笑,跑来跑去,嘴里还嚷嚷着:“你们是村长的朋友吧,怎么没带糖呢,怎么没带糖。”
几个女学员直接吓哭了。
这个场面,他们是真没见过。
主要是受到村民怨气影响,心智不强的,很容易陷入到恐惧当中,而且是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而实际上,最吓人的还没出来。
哗啦啦啦!
后面的河水翻涌,这一刻,所有的村名都安静了,变得老实了起来。
恐怖的压迫力也是从那河水里冒出,席卷而至。
就见一个恐怖的女人拉着一个大概两三岁大的小孩,突然出现在河边。
随后扭曲一下,消失,再出现,已经是到了村口,扭曲,又消失,最后出现已经是到了人群当中。
村民不敢吭声,吴大牙他们三个资深专家,包括那三十多个学员也都僵住了,他们根本不敢看这个女人。
而实际上,更恐怖的是女人手里拉着的那个两三岁的小孩。
这哪儿是什么小孩,那是最恐怖的厉鬼。
浑身青紫不说,眼瞳漆黑,一个学员好奇看了一眼,直接哀嚎一声,倒地不起。
在这一刻,死亡的恐惧笼罩在所有学员心头。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噩梦世界里的恐怖。他们很多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恐怖,只是凭着聪明,天资和能力,得到了成为总局专家的机会,成为了学习中的学员。
在过去,他们也经历过一些实战。
但那时候遇到的梦魇,和此刻的女人和小孩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
官路淘宝 小说
恐惧直接击溃了他们之前所有傲气和信心。
但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正所谓经历过磨难,才能成长。
林默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一直没吭声,就看着一众学员在众多村民的当中,陷入崩溃。
也不能一直不管。
真吓出个好歹也不行。
“张婶,好久不见啊,你比上次见的时候又年轻了不少。”
林默笑呵呵的走过去。
从河里走上来的女人看了一眼林默。
“怎么回来也不先打个招呼。”张氏说道,她平日里在村子里是不露面的,主要是村民也都怕她。
况且,她也不喜欢那种热闹。
这次如果不是林默回来,她也不会从河里出来。
“豆豆,你爸爸回来了,还不叫爸爸?”张氏低头冲着牵着的恐怖小鬼说道。
那浑身青紫色的小孩看着林默,先是闻了闻,然后轻声叫了句爸爸。
“豆豆?”林默很吃惊:“这才几个月不见啊,你都长这么大了?”
实际上从刚才开始,林默就看到这小鬼了,只不过他没敢认。
几个月前,这小鬼刚生出来,这会儿看上去得有三岁了。
吃的是啥啊,长这么快。
听到林默的声音,豆豆显然很高兴,它挣脱开张氏的手,瞬间就爬到了林默怀里。
那感觉,像是瞬移。
林默抱着豆豆,能感觉到这孩子身上的阴冷。
可以说,豆豆是天生的a+级梦魇,而且身上集合的恐怖怨念和恶意,也是林默所见过最强大的。
除此之外,林默现在眼光也是见长,他能感觉出来,豆豆应该是禁忌之鬼。
不过具体是什么禁忌,他还得摸索一下。
“爸爸!”
“哎!”
“爸爸,糖!”
“呃, 我差点忘了!”
林默一拍脑门,好在他有准备,这会儿从怀里取出了一块糖塞到了豆豆手里。
上次走的时候,林默答应过豆豆,下次回来的时候给它带糖吃。
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一直记得。
“豆豆,我还有其他礼物。”
林默这会儿倒还真挺喜欢这孩子了,他抱着豆豆,找到了自己的纸箱子,从里面把仓鼠拿了出来,塞到了豆豆怀里。
“送你了,喜欢么?”
“喜欢!”
豆豆漆黑的大眼睛盯着仓鼠,而仓鼠这会儿吓的浑身抽搐,就和得了脑血栓一样。


Copyright © 2022 光龍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