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龍讀物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生三世之純愛 愛下-第八十四章 丁丁的真實身份

Gaye Princess

三生三世之純愛
小說推薦三生三世之純愛三生三世之纯爱
晚会还在继续进行着,辛欣因为自己的节目结束了,便先行离场。几个好事的记者和歌迷一直堵在校园大门口等着辛欣的车队出去时想再拍几组照片和采访。
但是车队开出校园后,大家也没有见到辛欣的踪影。其实辛欣并没有随着她的团队离开,而是和汪一从校园的另一个大门步行离开了。
把辛欣送到瑜妹妹山庄后,辛欣便让汪一陪她在山庄一起转转,毕竟这么一个神奇的所在,她也是第一次过来。
瑜妹妹山庄真的特别的大,有山有水,坐拥百亩之地,在这儿,尤其多的就是亭台楼榭,很多亭台上从纱帐里还能看到和听到莺歌燕舞。汪一不禁感叹道,这不就是古代的秦淮河吗?
辛欣跟汪一讲了她在上海这些时间以来的事情,看得出她也挺不容易的,特别是那个看起来兢兢业业、和气友善的秦主管,竟然想潜规则她。汪一听到后自然是非常气愤,想不到这家伙和张剑银一样,是个衣冠禽兽。但是辛欣告诉汪一,这种苍蝇,不要靠得太近,多拒绝他几次、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自然也不会再骚扰她了,何况她现在是云舒传媒的艺人了,已经不归那个姓秦的管了。
“不过你还是得多注意,娱乐圈是个是非之地,不管外界说什么,你做好自己想做的、爱做的事情就行,今天你在采访时把去年我在那儿的事讲了出来,我看现在也是好事,你们老总知道后一定会更加优待你的吧?”汪一和辛欣一边游览着山庄,一边说道。
“汪一,其实呢,我倒没有考虑自己,我只是听说你得罪了学校的领导了,所以我才把你见义勇为的事情公之于众的,这样也许学校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吧!”
宁州大学张剑银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的,辛欣作为宁州大学的毕业生,定然是关注到的,当她看到张剑银那次醉酒后的视频曝光后,她就知道这是汪一的杰作,因为这是当年汪一为了保护她而给张剑银拍的,现在汪一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从岑溪瑶那儿得知,这次汪一是为了岑溪瑶才这么做的,但岑溪瑶告诉辛欣,学校好像是要处理汪一,岑溪瑶只能求助于她的父亲帮汪一求这个情。
这一切汪一还不知道,其实汪一还是太单纯了,这社会有多复杂,他怎么会知道呢?他甚至不知道此时在瑜妹妹山庄的另一处,秦兆国又在筹谋着害他。
“辛欣,我没什么事的,张剑银的事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了,对了,古晴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我想跟她表白了,喜欢了她这么多年,还没正式向她表白过呢!”
“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确定选择古晴?那溪瑶呢?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我知道,我也知道很对不起溪瑶,自从认识她之后,我就小伤大伤不断,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但我真的只把她当知己、当妹妹一样,就如我对你一样,除了友情,就是一种彼此的尊重和守护吧!”
“说得好听,汪一,你是把所有的女生都当成你姐姐、妹妹吧?我丁丁是不是在你的字典里也是妹妹啊!”这时不知从哪儿,丁丁突然冒了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和我们一起回去的吗?”汪一看着眼前的丁丁吃了一惊。
“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了?我能替我家溪瑶看看你是怎么和辛欣花前月下的,你说你什么都不是吧,要钱没钱,要势没势的,除了模样呢,俊俏一点,能力呢,稍微比别人强点,父母呢,在地方做个小官,你怎么就看不上我们家溪瑶呢?你还大言不惭的在山庄里说什么要追求古晴,我告诉你,你以后少在溪瑶面前提古晴的事,你如果真的认定了古晴,请你以后不要再接近我家溪瑶,你不知道她在大家面前有多坚强,在我面前就有多脆弱吗?你昨晚消失了,你知道吗?溪瑶打电话给我时,是一直在哭的,她知道你一定是为了古晴又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情,果然,你中午回来遇到她,还好意思把你和秦兆国飙车的事情讲给我们听,你以为你很英雄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只会伤害溪瑶的刽子手!”丁丁在学校看起来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但性情开朗,在英语系也是女神一样的存在,但是没想到在汪一面前确实异常的伶牙俐齿,每次都恨不得把汪一吃了一样。也许是她替好闺蜜岑溪瑶抱不平吧,今天更是如此,一点也不给汪一留情面,把汪一说得哑口无言。
亚舍罗 小说
辛欣在一旁也不便说什么,只能拉着汪一往回走,不去理会那个丁丁。
而丁丁却不服气,硬是追了上来,从辛欣手中把汪一给抢走了,还边跑边说:“把汪一借我一会儿,我去给他上上课!”
汪一也想听听这个和他并不熟的丁丁会再对他说些什么,而且他对丁丁的身份也有点疑惑,下午在山庄时,这儿的管家看得出来是认识丁丁的,而且对她还毕恭毕敬的,何况,现在丁丁怎么还能进得了山庄呢?
丁丁把汪一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庭院内,这间庭院和之前汪一到过的辛欣住的那个风格一点也不一样,这是个外国城堡式的房子,和整个山庄中式的格调都格格不入,虽然只有两层楼,但是里面装修的却是极度豪华,汪一虽然学中文的,但大厅里的那个水晶吊灯,那还是一眼就看得出价值不菲的,特别是灯下有个用透明玻璃箱装着的像蓝宝石一样的珠子,更是璀璨夺目,在这样显眼的位置,将如此贵重的东西展示出来,可见这间屋子是有它固定的主人的,而且这间屋子的主人身份一定非同小可。
汪一凝视着那颗宝石,他好像在哪本杂志里见过。
“丁丁,这就是享誉世界的的‘情人泪’吧,大约二十年前曾在法国拍卖会上出现过一次,后来听说被一个神秘买家以三千多万的价格拍卖走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有人知道这颗宝石的下落了,现在市场估值至少十个亿了。”
“呵呵,想不到,你还知道这些,是的这就是‘情人泪’,你看这珠子上的这点像不像我眼睛下的这颗泪痣。”丁丁用手指了指自己眼睛下的一颗浅浅的小小的痣。
“确实很像了,你不会说,这颗宝石是你的吧?”
“难道我不配拥有这颗宝石吗?这是我刚出生时,我爸送给我的礼物,他说女儿就是前世的情人,加上和我眼下的这颗痣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当初他就拍下来了,现在你应该能猜到我的身份了吧?你下午不是一直在怀疑吗?”
没想到丁丁还是个善于观察的人,下午汪一就只是那么一刻迟疑的表情,还是被丁丁看在了眼里。
汪一多少能猜到丁丁的身份了,只是这个身份太吓人了,于是他试探性的问道:“这山庄是你家的?”
“算是吧,不过,也不全是,里面还有我瑜姨的股份的。汪一,这事溪瑶都不知道,你暂时不要告诉她哦,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
“你这个千金公主,竟然藏得这么深,溪瑶又不是贪财之人,她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的吧?”
“唉,这里面你就不懂了,溪瑶的父亲现在不是宁州的副市长吗?如果她家人知道我家的这个背景,她父亲是断然不会让她和我继续做朋友的。”
“哦,懂了,避嫌!岑市长可是个刚正不阿的人,这么说,你家的这个山庄看来是有非法之处啊,不然凭你和溪瑶的这层关系,你爸肯定也要结交一下她爸呀,毕竟你们都是从苏州过来的。”
“汪一,你瞎说什么呢?我家这山庄可是正规经营,你进来这老半天了,有看到违法的地方吗?唉,眼界低,见识短,真不知道我家溪瑶喜欢你哪一点?”
汪一在丁丁面前,确实算是一个乡下的穷小伙,他也不去计较丁丁说的话,毕竟在这样一个家庭出生的千金小姐,见识确实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丁丁,你把我拉来,绝不是为了在我面前展示你这高贵的身份吧?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这卡上有五千万,全给你,你可以不要喜欢古晴,和溪瑶在一起好吗?”丁丁这时掏出一张银行卡给汪一。
汪一没想到丁丁会为了岑溪瑶,送出五千万出来,要知道也许汪一奋斗一生,都不会赚到这五千万。
但是汪一还是拒绝了,他告诉丁丁,荣华富贵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浮云,古晴才是他一生的追求。
丁丁没有想到汪一竟然这么有骨气,这时她不得不说出她这么做得真相。


Copyright © 2022 光龍讀物